搜索

Vatican News
教宗方济各与斯洛伐克的耶稣会士们会晤 教宗方济各与斯洛伐克的耶稣会士们会晤 

教宗与耶稣会士们谈心:接近天主子民使我们免于意识形态

《公教文明》期刊9月21日公布了教宗方济各在访问斯洛伐克时与耶稣会士们的谈话。教宗谈到接近的牧灵风格、人们对十字路口的恐惧、社会性别意识形态的危险,以及停止自行使用旧弥撒礼仪规程的决定。

(梵蒂冈新闻网)教宗方济各不久前在斯洛伐克访问时,于9月12日在布拉迪斯拉发的圣座大使馆会见了该国的耶稣会士们,与他们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谈话。教宗谈到人们害怕成为自由的人、相对于实际生活的抽象观念的危险,以及接近天主子民的方式。

教宗在谈话中言论坦诚,被问及他的健康状况时,他淡淡地调侃道,“我还活著,尽管有人愿意我死”。他补充说,他知道“甚至神长们彼此见面,他们认为教宗的情况比所公布的要严重。他们已经在准备选举教宗会议”。教宗指的是今年7月份的外科手术,提到是一位护士说服他做了这个手术。

此外,教宗叮嘱在斯洛伐克工作的耶稣会士们四种形式的接近,即与天主接近;同会兄弟间的接近;接近主教和教宗,直言而非论长道短,以及接近天主子民。他说,圣保禄六世向耶稣会第32届修会大会与会者发表的讲话中,说了最美的一句话,即哪里有十字路口,那里就有耶稣会士。“我们或许会制造问题,但让我们免于愚蠢的意识形态的,正是接近天主子民”。

有会士问道,教会此时的痛苦是什么,教宗答道,是“走回头路的诱惑”。教宗称这是一种“在思想上植入意识形态”,它不是一个普遍问题,而是有些国家内教会的特殊问题。这表现出“在牧灵经验上向前迈进令我们畏惧”;“陪伴性别多样性的人令我们担心,保禄六世提及的十字路口让我们感到恐慌”。

教宗解释说,“这正是此时的灾祸。在僵硬和教权主义这两种堕落中寻找道路。教宗认为,上主今天要求耶稣会藉著祈祷和分辨成为自由的团体。这并非“赞扬轻率”,而是因为“向后退不是正确的道路”,“在分辨和服从中向前迈进”才是正确的道路。

对会士们提到植入意识形态和社会性别的问题,教宗说,意识形态总有一种恶魔般的魅力,“社会性别”的意识形态是危险的。这是因为“相对于一个人的具体生活,它是抽象的,好似一个人能抽象地随意决定是否、以及何时是男人或女人”。

教宗强调,“对我而言,抽象总是一个困局,但这与同性问题毫不相干”。如果是一对同性恋者,“我们可以对他们做牧灵工作,帮助他们在与基督的相遇中前行”。但说到意识形态,所论的是“一切皆有可能的抽象概念,而不是人们的具体生活及其真实情况”。

接著,教宗谈到如何面对人们对他的猜疑。他说,有一家天主教大电视台不断对他说长道短。“就个人而言,我可以受到攻击和辱骂,因为我是一个罪人。但教会不应受到这样的对待:这是魔鬼的行径”。教宗也知道一些圣职人员对他进行恶意评论,于是吐露有时他没有耐心,尤其是看到在没有进入真正对话的情况下对他发表的评论。

不过,教宗保证无论如何他都会继续前进,而不会进入“他们的观念和想象的世界”。教宗说,“我宁愿宣讲和规劝”。他也提到有人指控他不谈圣德,只谈社会,是个“共产分子”。教宗强调,“然而,我却写了整篇论圣德的宗座劝谕《你们要欢喜踊跃》”。

最后,谈到针对旧弥撒礼仪规程的决定,教宗说,停止自行使用旧礼仪,回到“本笃十六世和若望保禄二世的真正意向”,这是与全世界所有主教商议的成果。从今以后,谁想用旧弥撒礼仪规程举行庆典,必须请求罗马的许可。

教宗在此提起一位枢机的经历。他说,有两个刚被祝圣的神父到枢机那里,要求让他们学习拉丁文,以便更好地举行弥撒。枢机“幽默地”劝他们先学西班牙文,然后学习越南语,要顾及在教区内的信友状况。教宗解释说:“我继续这么做,这倒不是我喜欢进行革新。我所做的,乃是我感到有义务做的事。这需要很有耐心、多祈祷和很大的爱德。”

链接网址: www.vaticannews.cn

2021 September 22, 12:09